寻找纽约最棒的血腥玛丽

 

纽约各种或平民或高级的餐厅里,在密密麻麻的鸡尾酒单上,你总能找到“血腥玛丽”(Bloody Mary)的身影,无论这家是主打自制特色酒闻名,还是中规中矩的调酒保守派。自从30年代禁酒期起,在西方列国,“血腥玛丽”长久以往的火爆程度可堪称鸡尾酒界的“国酒”。当然,如同人气果酒桑歌莉亚(Sangria)那样,人们通常选择白天就着早午餐来享用这杯“喝不醉的番茄汁”。我们熟知,最传统的“血腥玛丽”是由伏特加酒与番茄汁按比例调配,滴入少许柠檬汁提味,柠檬片及芹菜根点缀美观,撒上几小把辣酱油和胡椒盐以增强口感刺激。然而,如何在遍地印着“血腥玛丽”的酒单里傲视群雄,还真得下一番功夫:是在传统口味上添加秘方,还是翻新改革装饰物的种类?无论店主心思几何,食客们的口碑永远是最权威的白皮书。这里,名都就为你推荐纽约五款值得一试的“血腥玛丽”,尝完后请回来汇报,究竟哪杯让你过口难忘。

Prune

这家位于东村的餐馆简直是“血腥玛丽”死忠的不二天堂。超过十种——对,你没看错,是十种——的“血腥玛丽”霸占了整张酒单页面,其中包括经典款(classic)、丹麦款(Danish)、西南部款(Southwest)、玛利亚款(Maria)、凯撒款(Caesar)以及最著名的芝加哥火柴盒款(Chicago Matchbox Style):自制柠檬伏特加与番茄汁的一体融合,挂在杯口的点缀物——几颗腌球芽甘蓝,微型大头菜,酸豆莓及白萝卜——则更为丰盛。并且,在他们家点一杯“血腥玛丽”,即附赠两盎司的啤酒……一烈一清,一浓一淡,一个美好的早晨被酒类的多元滋味敲醒。没有咖啡,带着微醺醉意拉开一天的序幕,效率会否出奇之好呢?
54 E.1st St, Manhattan 212.677.6221 

King Cole Bar

1934年,巴黎调酒师Fernand Petiot在藏匿于St.Regis酒店中的King Cale Bar里,捣鼓出了如今举世闻名的“血腥玛丽”——有什么能比得上在它的诞生地品味最原初的那份纯正与惊喜呢?鉴于当时“血腥玛丽”的名字不允许出现在高档酒吧里,因此它常以“红鲷鱼”的别称,于业界隐秘穿梭。直至今日,“血腥玛丽”早已为人熟知之际,King Cole Bar也没有改名之意。不同于其他店,这里盛“血腥玛丽”的容器不是Mason Jar,取而代之的是红酒杯。混合坚果、芥末绿豆以及每一口里的历史沉积,一杯穿越时空的“红鲷鱼”,值得四分之一本杰明纸钞的价位(25美金)。
2 East 55th St, Manhattan 212.339.6857 

Char No.4

专程赶到布鲁克林来喝一杯“血腥玛丽”,位于Cobble Hill的威士忌领地Char No.4会让你不虚此行。即便是招牌“血腥玛丽”,Char No.4也敢于推翻传统,用威士忌来独树一帜。波旁威士忌和Chipotle调味料兑出的“血腥玛丽”,听上去是否已经勾起你的好奇心?更别提8美金一杯。其价廉与独立范,仿佛也在宣告着布鲁克林与曼哈顿之间的微妙差异。
196 Smith Street, Brooklyn 718.643.2106

Jane

传说中全城最辣的“血腥玛丽”就蜗在这家格林威治村的餐馆里!你敢来挑战哈瓦那辣椒的巅峰口感吗?唯有冲得上最高的云霄,才能在落地的那一刻,牢牢根植于地面——这句话似乎用来形容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提神饮品和紧接着的一日高效忙碌,也再恰当不过。
100 W Houston St, Manhattan 212.254.7000

James

这家坐落于Prospect Heights的小酒馆出售的“血腥玛丽”,可与Jane’s Restaurant家的相媲美。9美金一杯。除了番茄汁与伏特加,酒里还添加橙汁、Tabasco与伍斯特辣酱油——让辣来得更猛烈,让汁来得更浓稠。用山葵根、蒜瓣、罗勒、微型胡萝卜、白萝卜和芦笋封顶,仿佛堆成了一座小人国里的果蔬山庄,品酒的心情里多了一份田园之趣。友情提示,记得点Jalapeno-infused tequila Bloody Maria,你不容错过。
605 Carlton Ave, Brooklyn 718.942.4255

(文丨Trista 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