橱窗背后

 

“我不在乎那些天花乱坠的头衔。为什么不用一个谦逊的叫法,然后做了不起的作品呢?”

David工作的主要地点是位于长岛城的库房,那里至少有上万件大大小小的道具和几百个造型各异的人形模特。Photo by Billy Rood

David工作的主要地点是位于长岛城的库房,那里至少有上万件大大小小的道具和几百个造型各异的人形模特。Photo by Billy Rood

大卫·荷伊(David Hoey)是纽约名店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以下简称BG)的资深视觉商品陈列总监,但他仍然喜欢被叫做“橱窗设计师”。在过去的19年里,他负责打造了超过3000个橱窗,许多作品到现在仍为时尚界人士津津乐道。个头不高的他总是穿着标志性的衬衣加马甲,袖子随意地挽到手肘。他讲话声音洪亮,但时不时会随着自己发散的思维讲到忘了原本的话题;他非常有活力,但却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小的细节,带我们参观时会时不时停下来检查正在制作的假日橱窗;他个性非常低调、内向,但讲起话来却非常风趣幽默。

今年的假日橱窗主题为”闪亮假日”,与施华洛世奇进行合作,总共使用了超过七百万颗水晶。Photo by Ricky Zehavi

今年的假日橱窗主题为”闪亮假日”,与施华洛世奇进行合作,总共使用了超过七百万颗水晶。Photo by Ricky Zehavi

BG位于第五大道与58街交界处的黄金地理位置,面向第五大道的橱窗便是呈现David的设计的“主舞台”。拍照当天,我先来到了商店大门前,当时展示的是以电影《猩红山峰》(Crimson Peak)为主题所打造的橱窗。黑色为主的橱窗里充满着各种各样哥特式的细节,人形模特肃穆地展示着精心挑选的服装,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令过往的行人无不驻足打量,有的甚至掏出手机拍照合影。每年大概有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会从第五大道上走过,这些人当中大概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意识到这些精美的橱窗背后有着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橱窗设计师。

“没有人是橱窗设计专业出身的,也没有学校专门在教橱窗设计,”David说道,“很多人其实并不把橱窗设计当一回事,所有关于橱窗设计的书加起来都占不到我书橱一层的四分之一。”

很多人以为橱窗是先被组装好再直接装进玻璃后面的,其实所有的部件都是分批被运送到店面再进行组装,直到揭幕的那一刻才算是完成。Photo by Billy Rood

很多人以为橱窗是先被组装好再直接装进玻璃后面的,其实所有的部件都是分批被运送到店面再进行组装,直到揭幕的那一刻才算是完成。Photo by Billy Rood

David来自德克萨斯州,他从小便不理解父母为什么选在德州居住,而不是去纽约或是好莱坞。他大学是音乐专业,后来改成了艺术。25年前他在家乡的尼曼百货(Neiman Marcus)做临时工,负责建立商场的圣诞店面。这个经历使他接触到了橱窗设计,也帮他找到了一个适合他那种不喜欢停留在一种专业的性格的工作。

先有服装还是先有主题?David说大部分的橱窗都是先有主题,再根据橱窗的设计由时尚部门从当季流行中挑选最切题的服饰,有时甚至会请设计师专门设计。Photo by Ricky Zehavi

先有服装还是先有主题?David说大部分的橱窗都是先有主题,再根据橱窗的设计由时尚部门从当季流行中挑选最切题的服饰,有时甚至会请设计师专门设计。Photo by Ricky Zehavi

“橱窗设计是好几个领域合而为一——戏剧、时尚、广告、叙事、装置艺术——它是一种商业艺术,你得假装自己是在作秀,你的目的是娱乐大众。好的橱窗总是具有幽默感的。”

BG的橱窗时常以不按常理出牌的惊喜取胜。不管是上下颠倒的“倒转世界”,还是超长手臂上挂满提包的模特,甚至是用上百只乐器打造的音乐王国,这种极端化的风格已经成为BG的一大特色。David称这种风格为“巴洛克摇摆舞”——巴洛克(Baroque)指的是华丽、繁复的细节,摇摆舞(go-go)指的是迷幻、绚丽的玩酷精神。

“世界上只有一间波道夫·古德曼商店,所以我设计的橱窗只需要做一个版本,不需要像其他连锁商场一样考虑橱窗复制的问题,而BG超高的橱窗也给了我们拿高度做文章的机会。”

不过这种繁复的风格并没有办法每次都采用,除了预算的限制,也有对艺术效果的考量。David建议新的橱窗设计师不要把预算均摊到每一个橱窗上——可以做一些不需要太多预算的简单橱窗,然后做一个盛大的设计来震撼所有人——永远不要做中庸的设计。

BG的假日橱窗是每年的重头戏,通常都要花一年的时间来准备,而且占用了全年60%的预算。David说假日橱窗通常会故意被设计地眼花缭乱、充满细节,有的甚至繁复到让人怀疑设计师是不是有强迫症,虽然他不喜欢在橱窗使用传统的圣诞老人、姜饼屋这样的元素,但设计中的过度感和充盈感总是让人们可以体会到假日的气息。

今年的假日橱窗将以“闪亮假日”(Brilliant Holiday)为主题,设计采用了大量的宝石、水晶等闪亮元素,并与施华洛世奇合作打造了很多道具。这一主题是为了呼应BG即将开始的店面翻新和全新的珠宝区。

一个橱窗所需要的道具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BG在长岛城的库房里储藏了至少几万件大大小小的道具,从有一层楼那么高的鳄鱼模型到造型各异的人形模特,这里好像一个收藏癖的迷宫,而David和他的员工便是熟知每一个道具所在的“守门人”。

Daivd手下除了仅有的几个正式员工,其他大部分都是自由职业的艺术家,这些人便是把一个想法变为橱窗的幕后英雄。很多人看到David设计的橱窗通常都会感叹他是如何想出这些天花乱坠的主题的,但对他的团队来说,问题不是如何想出好的主意,而是要采用哪个主意。

“如果你有个好点子,最好是尽快行动,否则早晚会有人想到和你一样的主意。”

David认为橱窗设计师必需的性格便是坚强的韧性,因为体力劳动、工作时间都是工作的挑战。要使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被实现得天衣无缝需要在背后付出大量的时间来找出最合适的场景、机械和服装,而这一切都要在发布日期之前搞定。

“把工业工程师和蛋糕装饰师的工作结合起来便是橱窗设计师。你必须对文化、艺术和时尚的最新潮流拥有非常敏锐的嗅觉,还得有时刻准备好迎接改变和挑战的活力。”

作为橱窗设计师的压力和挑战是很多人无法承受的,但David并不想要换别的方式来工作。这份工作所包含的领域的多样性和快节奏感让他一直保持着工作的热情。

“这份工作需要你既外向又内向,外向是因为你的作品的观众是所有的大众;内向是因为你一直处在幕后,并不需要见到观众。对少数人来说这是一份完美的工作。”

David说他无法忍受停滞不前的状态,有时候当忙完假日的橱窗后,他会不习惯突然清静下来的时间。所以几天之后,他便开始准备下一年的假日橱窗了,因为“最棒的假日橱窗主题都是在假日时期想出来的”。

我问David如果不做这份工作他会想做什么,他思考了很久(从结束采访到拍照当天大概间隔了快一周),最后在拍照时他告诉我实在是想不出,“可能去做好莱坞的星探把,不过这工作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人做了。”


David讲解橱窗发展史

20世纪初期–橱窗最初的发展,当时店铺会把店内所有的商品各选一件摆到橱窗里。

30年代–很多大型百货出现,橱窗设计盛行超现实主义。

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爱国主义体现在橱窗设计中。

50年代–优雅的人形模特出现,是极具吸引力的时代。

70年代中期–这是最有趣的时期,但只有两三年。这时橱窗开始采用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使用具有神秘感的人物、破碎的水晶灯等元素。

80年代–极其无聊、保守的时期,没有人想在橱窗上面做新尝试。

90年代后期–Simon Doonan在巴尼斯纽约精品店(Barneys New York)将橱窗重新复兴。现在很多做橱窗设计的人都要感谢当时Simon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