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精致意国味 MAREA

 

多年来,国人熟知的、美食快餐连锁诠释下的“意大利菜”,总与高热量、高脂肪脱不开干系,殊不知出了母国的意大利菜实则被误读甚深,见到米兰罗马体型标致、风骚独具的时髦男女,免不了惊诧,这身材到底是怎么保持的?

事实上,意大利人的逆天好身材、高颜值,恰恰就是吃出来的。意大利菜,其实是全世界最健康的菜系之一。意国人爱食蔬菜、海鲜,惯用新鲜食材,速冻食品碰都不碰,连香料都以新鲜香草为主,少有超市瓶瓶罐罐,烹调上蒸煮炖样样精通,少见油炸,即便用油,也是君不见动物脂肪;至于为人诟病至深的厚底披萨、大份意面,实际上都是美国人后来的歪曲—在意大利,Pasta不过是垫肚子的开胃菜,分量很小,且过午不食;不怪意国友人见了美国意面,大多花容失色,连呼“好大份”。

在意大利裔移民聚居的纽约,最正宗的意大利菜却不在小意大利—早年的黑手党老巢Mulberry街,已沦为纽约最挤的观光点,那些意大利餐厅也早是“只求便宜”。Michael White最火的餐厅,是SoHo那间主打家常菜的Osteria Morini;五大道朗庭酒店里,常常作客餐馆周的Ai Fiori,你或许也有所耳闻。相较之下,中央公园正对面的这家Marea,蝉联米其林二星数年,倒格外低调。

若非刻意寻来,你很难想象,这爿不起眼的红砖平房里竟有着一家赫赫有名的米二餐厅。只消扫一眼女前台,那有如职业模特般笔挺的站姿,自带拒人三米的冰霜气场。步入餐室,洗练中透着贵奢,白台布、银餐具悉数映入眼帘,即便是阳光明媚的轻快周六午间,Marea餐厅内的男客们,却仍西装挺括、正襟危坐。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老派的仪式感确有其存在的必要:Marea是Michael White所有餐厅中,将开头提到的传统意大利菜健康本色,还原得最入木三分的一家–读一读菜谱,简直是食用海鲜大全,顺带一提,Marea有着全纽约最舒服的宽大皮单人沙发椅。

和同行两位友人,豪迈点了五道菜的午餐试菜菜单;半打东岸生蚝开胃,配支橘酒;冷盘crudo部分,率先上桌的鱼生三吃,从左至右一字排开,长岛比目鱼配小茴香洋葱蛋黄酱,肉头饱满的大眼吞拿鱼顶着炸脆洋蓟片,相较质感上的碰撞,我更感兴趣的还是异想天开的口味组合,第三块鲷鱼刺身,覆一小方Prosciutto火腿,用一抹芹菜番茄来吊味,实在有趣。前菜的龙虾,产自靠近缅因州、加国著名的龙虾半岛Nova Scotia,极新鲜,给量也慷慨,最爱的波瑞塔(Burrata)奶心芝士衬底,搭配罗勒油虽无出格,但油里掺了罗勒籽,口感就有趣多了。

Fusilli (Photo by Ted Axelrod)

Fusilli (Photo by Ted Axelrod)

进入主菜部分,第一道螺旋细粉(Fusilli)终于道出Marea的深厚意大利功底,手工制作的螺旋粉,照意式风格煮得偏硬,吃来却筋道不黏牙,与红酒章鱼的柔滑软嫩形成鲜明对照,虽不卖红肉,却用了牛骨髓入酱,让整道菜顿时“重”了不少,有什么能比牛身上最精华的油脂,更让人欲罢不能了呢?但归根结底,这仍是一道稍带烟火肉味的“海鲜意大利面”。

香煎带子 CAPESANTE SCALLOPS (PHOTO BY TED AXELROD)

香煎带子 CAPESANTE SCALLOPS (PHOTO BY TED AXELROD)

至于第二道正菜香煎带子,只以橄榄油调味,更着墨在带子本身的甜和糯,摆盘好看固然重要,但最深的功夫,也仍是下在选材与火候—就这一点而言,Marea堪称无懈可击。

一盏茶杯草莓意大利奶冻,上面却配了一坨亚洲风的草莓刨冰,混着几枚小粒蛋白糖;这个完全师出无名的奇葩甜点,卖相一般,吃起来却别有风味,入口之初,刨冰冰爽,奶冻软糯,层次极分明,不一会儿水乳交融,偶吃到一粒酥脆的蛋白糖,在舌尖徐徐化开,着实特别;调味又不甜,非常符合亚洲味蕾的期待,再加上我嗜吃草莓,只一口就心悦诚服。只可惜分量不大,不过,意大利菜,从来就不是一个追求卡路里的菜系,其精魂,在于食物本味,更讲求在一顿饭中各种味道、口感都尝一点,如此一来,分量上只能追求精致。能在美国将意餐做精做细,且追随者甚众的这一家Marea也的确值得你细细品鉴。

推荐菜式
“鱼生”三种 Assaggio di Tre
牛骨髓章鱼螺旋粉Fusilli
草莓刨冰奶冻 Shaved Ice with Panna Cotta

地址:204 Central Park South
电话:212-582-5100

撰文: Liu Xia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