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纽约著名餐厅DOVETAIL

 

纽约市的美食周刚刚结束,这是老饕们每年一次的狂欢,因为在此期间,食客们可以以较低的花费在市内的顶级餐厅享受一顿包含三道菜的午餐或晚餐。虽然称作美食“周”,但这个特殊的节日每年会举办两次,每次为期约三周。今年从1月14日至2月8日,而下一次将会在夏末时节。

今年,我选择了在Dovetail享受一餐午宴,这是一间位于77西街和哥伦布大道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正对面的美式和法式餐厅。在主厨John Fraser和点心师Michal Shelkowitz的联合下,这间开办了六年的餐厅不但拿下了纽约时报餐饮三星,更是连续三年获得米其林评星的耀眼成绩。初到餐厅,Dovetail即刻显现出令其鹤立于纽约上西区的原因。

侍应热情地接待我们入座。在美食周期间,Dovetail只参与午餐供应,这对于高端的餐厅来说并不少见。其菜单也缩减到只包括25美元以内的菜肴,不含税或饮品。尽管如此,他们仍然供应18美元半瓶的酒,因为酒类也是这家餐厅的长项。

侍应为我们递上菜单的同时还送上了两块溢着温暖黄油香的玉米面包,这是美国家庭菜单上的经典美食。一块玉米面包下肚后,我选择了富士苹果沙律作为开始。沙律中混搭了抱子甘蓝、酸奶和印度奶茶咖喱香料。其装盘非常吸引人,味道浓郁,也比我预料的要辣许多。接下来是酥皮松脆三文鱼,它采用了花椰菜和意大利式龙蒿蛋黄酱制作。Dovetail非常舍得鱼肉的份量,盘中点缀的两种不同风味独特的酱汁让鱼肉的味道溢彩生辉。

而后送上的一层太妃糖酱的胡萝卜蛋糕搭配澳洲青苹果、核桃和浓郁的芝士雪糕甜品成为了当天最爱的一道佳肴。蛋糕吃上去的口感好的出乎意料,它比任何以前吃过的有太妃糖味的甜品都好吃太多了!但如果你是巧克力的爱好者,就一定要试试香甜浓郁的巧克力塔,它配上了焦糖牛奶和牛奶雪芭。一餐下来我们不仅感叹好享受,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主厨对各种有趣食材进行充分搭配,而且服务一流,餐厅装潢也简洁而现代。

餐厅全年提供85美元四道菜的套餐,其中包括配以红萝卜、菊苣嫩叶和小红莓的长岛鸭胸肉;还有南塔克特湾扇贝搭配血橘、姬松茸和叙利亚阿勒颇辣椒粉。餐厅内还特别设有许多菜肴供素食者享用。晚餐一般在每天下午5:30开始营业,直至晚上十点。

另外,餐厅每周日中午11:30到下午两点供应的价值32美元的早午餐也名声在外。每桌能享用法式餐前开胃小点,包括香甜的面包、南瓜汤和腌制三文鱼茶三明治,头盘则包括班尼迪克蟹,或者烟熏鳟鱼凯撒沙律。毋庸置疑的是,这间餐厅将会成为我常来的餐厅之一,因为这里实在有太多菜肴吸引我尝试,而每次都会有新式菜肴等待着我。

(文 Text + 摄影 Photography | Stella Girkins,翻译 Translation | Suyu Li)

 

NOLITA餐厅新发现

 

位于纽约Nolita 47 E Houston St的Estela餐厅是您约会、用餐的新选择,室内裸露的黑砖、木纹透露着装修的高雅独特,当然,这里的红酒更是Nolita地区数一数二的。走进餐厅,在大理石镶嵌的酒吧旁点一杯由黑麦威士忌、荨麻酒、汤姆利乔酒、苦啤、苦艾酒调制的 De la Louisiane,或者可以选择由杜松子酒、梨白兰地、柠檬、西柚、迷迭香混合的香甜Rosemary Society

酒单不长却很精炼,对于香槟爱好者,可以选择由Gatinois酒庄生产的Gatinois Brut Grand Cru Aÿ,或Labet Cremant da Jura Rose,这都是餐厅最受欢迎的香槟。热衷红酒的朋友可以选择2009年产自埃特纳火山脚下葡萄园的Romeo del Castello Allegracore,还有2010年产自法国朗格多克-鲁西永的Yannick Pelletier l’Oiselet,残留在空气中的酒香必定让您难忘。

这里的美食几乎惊艳了每一位到来的美食爱好者,在这里实行的是中国人习惯的“集体共享制”,能让每一位食客都享受到更多的美味。在品尝以奶汁卷心菜和箭鱼作为配菜的牛排,或是搭配土豆、蘑菇的烤鳕鱼之前,您可以先尝尝辣味、蒜香味交融的喷烤蛤蜊,或搭配着烤洋葱和冷酱的地道西班牙美味香草快炒鱿鱼。

这里无论是鸡尾酒还是主菜,搭配或是装盘,每一处都透露着细节上的高雅与品位。餐厅里大多是供您与密友用餐的小桌,不过如果用餐人数较多,还可以选择酒屋里的大桌。总而言之,这里是供您享受美食之旅的不二之选,相信菜单上的每一道美食都会令人流连忘返。

 

新兴热带餐厅GILLIGAN’S

 

最近,一家名叫Gilligan’s的新兴热带餐厅出现在了Soho Grand Hotel的院子里。餐厅内部宽敞明亮,给平时生活紧张疲惫的纽约人创造了一个轻松自在的氛围。为了向 Gilligan’s Island(风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情景喜剧)致敬,餐厅管理者别具匠心地用棕榈树、竹子和石子滩营造出沙漠小岛的风情。

Gilligan’s由Nick Hatsatouris和Lincoln Pilcher创立,这对澳大利亚搭档因去年打造了Montauk知名餐厅Moby Dick’s而声名大噪。Gilligan’s餐厅的菜色遵从保留食材原汁原味的原则,其菜单每天更新,并被张贴在店内公告板上。在这里,顾客可以自助点餐,然后拿到一个号码牌用来点酒水。酒水的选择多种多样,包括margarita、Dark & Stormy’s等。等待时,宾客可够享受美妙的夏日音乐。不管是沙拉、披萨、水果还是肉类,Gilligan’s的菜品都会盛放在大盘里,供同桌顾客分享。餐厅主厨Emily Wallendjack曾在米其林三星餐厅Jean Georges受训,是个屡获奖项的糕点师。

Gilligan’s的美妙氛围让你不出远门就能领略到伦敦东区的风情。

Soho Grand. 310 W. Broadway.

(文 Text | Katerina Georgiou,翻译 Translation | Ninghui Zhang,图片由Gilligan’s提供)

 

粗野美学

 

本月,纽约两家老牌Honky-tonk——Rodeo Bar和Tad’s Steaks由于租金等问题相继宣布关张。在餐馆林立的世界中心,不算大事。但是,Honky-tonk所象征的一个时代的生活方式与艳俗质地,在这座钢筋水泥浇铸的城市里,仍然坚持着强烈的存在感与怀旧立场。

Honky-tonk的最早语源已不可考,但其背后蕴含的艳俗意味与近乎滑稽的粗线条感,令这个起源于美国南部的词语广为流传。从前,Honky-tonk是海员打发无聊时光的消遣所在,常伴随着轻快的乡村乐或自在的蓝调。规模大一点的,有乐队区和舞池,小一点的呢,一只自动点唱机罢了。他们向工薪阶层供应着低廉的酒水和小食,当然,还有不老的应召女郎。

而后,Honky-tonk渐渐演变成低档美式餐厅,布置简陋粗暴,墙面涂个大红色,几把桌椅就开张。食物呢,并不讲究摆盘和装饰。白瓷盘上一球淡而无味的烤马铃薯,一块嚼不烂的牛排和一片干瘪的香蒜面包,搭配汽水或廉价的Merlot,吃吧!也许是轻松的氛围,也许是穷人也消费得起的牛排,总之,Honky-tonk的生意竟然也一直很兴旺。

如今,现存的Honky-tonk 也开始顺应时代,提供更多选择,比如三文鱼排,鸡肉凯撒沙拉,BBQ等等,口味也更加得当。然而对于老一辈来说,去Honky-tonk, 在略带颓废的环境中,点上一客心仪的平价牛排,喝点小酒,回忆自己孩童时第一次下馆子的兴奋,或青春时与女郎的短暂一舞,才是正经事。


附:纽约Honky-tonk 餐厅酒吧推荐

Honky Tonk Tavern
 

仅售五美金的frozen margarita和纯正的乡村音乐是很多客人的选择这家小酒馆的原因。风味小食价格低廉份量很大,烤干酪墨西哥辣味玉米片,或者南方炸鸡都十分下酒。嗜甜的可以试试罪恶感强烈的炸奥利奥和香蕉布丁,一定让你满嘴油润也不放手。
1154 First Ave., Manhattan 212.207.8550 

Skinny Dennis
作为一家去年才开张的小店,位于威廉斯堡心脏的Skinny Dennis已赢得一众拥趸。店家供应种类丰富的啤酒和威士忌,用纸盒兜着的免费热花生是招牌下酒菜。除了现场乐队的演奏,复古的霓虹招牌酒单和一台古董自动点唱机也是他们招揽客人的秘密武器。
152 Metropolitan Ave., Brooklyn 212.555.1212 

Mable’s Smokehouse and Banquet Hall
 

这家店秉持着美式BBQ和乡野料理原始粗暴的态度,是肉食动物胃洞大开的天堂。和朋友一起来,当然要点上一份巨无霸豪华拼盘,三种柔嫩多汁的烤肉加三样配菜,盛惠三十余刀。别忘了要沾多一点店家自制的烤肉酱,浓醇厚重的滋味一定让你定期报到。
44 Berry St., Brooklyn 718.218.6655 

Dinosaur Bar-B-Que
 

这家远近闻名的烤肉店在1983年开业之初只是一家移动小摊位。创始人John Stage和他的伙伴是重型机车发烧友,五年里,他们在美国东北部的机车活动上提供令人吮指的BBQ,从而一炮打响。如今,拥有八家分店的Dinosaur凭借着豪放的气派和回味无穷的烤猪肋排,仍吸引着一票车友和烤肉爱好者。
700 W125th St., Manhattan 212.694.1777 

Doc Holiday’s
无论是天花板上倒挂的牛仔靴,墙壁上糟糕的涂鸦,还是吧台上乱舞的女孩,这家嘈杂昏暗的酒吧延续着东村特有的不羁。老实说,Doc Holiday’s 的酒水虽然便宜但很普通,餐点也并不突出,但它的风格恰恰就是Honky-tonk原本的样子,放肆随性,自由自在。
141 Ave A, Manhattan 212.979.0312

(文丨丁宁)

 

精英墨西哥 -- COSME NYC

 

吃在纽约,经典餐馆、米三厨师,人尽皆知;但对道地本地客而言,最沾沾自喜一定是身在纽约,总能吃上全世界时髦正当红的东西。新张餐厅,亦如时尚圈瞬息万变,每季都不重样。就在不久前,纽约还是北欧菜的天下,转眼之间,北欧菜的“好日子”就到了头,今年入春以来一统江湖的,竟是雨后春笋般开遍下城的新墨西哥菜。

“美国后院”、少数族裔第一大输入国的墨西哥,最广为人知的要数玉米卷饼,吃的确有特色,却少了精细,总脱不开路边摊儿本色。但这一波“高级化”浪潮,前年Jean George下海开ABC Cocina时就已初露端倪,紧随其后,加州韩裔厨师Danny Bowien的Mission Cantina将潮人一网打尽,而今年集中涌现的一批“Tex-Mex”(德州风味墨西哥)餐厅,则更平易近人。墨西哥菜火了,美食评论员们却不太买账,群起打脸、联手批斗的情况比比皆是。

唯一一家幸免于难的墨国餐厅,却是血统最正的一间—Cosme,幕后可不是一般人物,Enrique Olvera,出身墨西哥餐饮世家,曾在美国学厨,回国后执掌创意餐厅Pujol,并在五年前首度闯入圣佩露水的“全球最佳餐厅”榜单,始令墨西哥菜扬眉吐气;今年刚刚出炉的榜单里,Pujol的排名已经窜至了第16位。

墨国舶来的Cosme,第一印象却无比本地化;步入餐厅,餐厅装修简洁利落,幽暗暧昧的整体布光,让人迅速放松下来,悬在头顶的射灯却又毫厘精准,确保食客能第一时间欣赏到费尽心机的摆盘;看似里三层外三层的吧台,投了纽约人下班小酌的心头好,音量不及想象中鼎沸,若是成功订到位(Cosme目前是纽约最一座难求的餐厅),由侍者领了绕至后方餐室,便丝毫不觉嘈杂;至于菜单本身,又是现下流行的“分享菜式”(botanas),分量精巧,彻底挥别墨国菜昔日的粗鄙之风;再细细捋一遍菜单,满眼海鲜、蔬菜,主菜大肉类仅孤零零一盘,这一下,又让时刻注意身材的纽约男女有了多吃几道的欲望。

至此,Olvera脑中目标食客的形象已跃然纸上,城市精英,爱吃、懂吃、会吃,并且吃得起,Cosme的价格实在不大可爱,两个人吃掉两百五真的不在话下。当然,这直逼米其林试菜菜单的价格,水准自然不俗。如果说Jean George和 Bowien都是换汤不换药,本质上做得还是“传统墨西哥菜”,那么Olvera 则着墨于用美食界最前沿的混搭创意,采各家之长,赋予了刻板印象里“玉米、番茄莎莎、牛油果”墨国老三样,真正国际化的城市精英风格。

比如,一枚价值17美元的天价海胆脆玉米饼—纽约人对海胆是司空见惯了,但把海胆顶在脆饼上、再往莎莎酱里加点儿牛骨髓,还挺稀奇;一盘意大利式样的鰤鱼刺身,却借了墨西哥青辣椒直刺刺的辣味回魂,顺道捎上泰国鱼露和晒干研成粉粒的中东黑青柠,吃掉五六片薄薄的鱼肉,舌尖就绕遍了整个地球;一张墨西哥传统脆炸猪皮,本是蘸着辣酱零食,配了片得极薄的小红萝卜和牛油果粒,层次一下丰富起来。

整张菜单里我最喜欢的一道,要数军曹鱼卷饼(Cobia al pastor),几块煎鱼,肉厚汁多,口感与智利海鲈鱼相近,但不极海鲈肥,搭了洋葱香菜和糖水菠萝,一起卷入饼里;点睛之笔,是细腻的黄油菠萝果酱泥,再来一撮气味浓烈的香菜—一口下去,眼前便浮现出Playa del Carmen海滩上清爽的海风,以及滩头上几个皮肤黝黑的娇羞墨国女郎。

通常以猪肉形式出现的墨西哥炖肉Carnitas,在这里换成了高大上的鸭肉,在橙子和墨西哥产可乐(爱喝可乐的人绝对知道墨西哥可乐高级的点在于它用的是蔗糖而非玉米代糖)“沐浴”良久。

但你或许会想跳过这盘两人份主菜,把胃留给甜点—通常来说,传统的蛋白甜饼(Meringue)我通常敬而远之,但Cosme的玉米皮蛋白甜饼却绝对是刷新三观的作品,玉米叶烤焦制灰揉入糖蛋浆,而作为内馅的玉米慕斯,则由甜玉米浆、重奶油和马斯卡彭鲜奶酪打发而成,甜中有咸,脆中带软,中看又中吃。

酒水方面,Cosme终于翻出墨国常胜王牌—各色花样美思卡尔酒(Mezcal),制成一杯杯噱头十足的调酒。当然,我还是最中意那一杯经典又正点的Paloma,只是奉劝一句莫要贪杯,龙舌兰的后劲,可比波旁威士忌凶猛得多。


推荐菜式:

军曹鱼菠萝卷饼 Cobia al pastor

玉米皮蛋白糖配玉米糖浆 Husk Merin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