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品做朋友

 

Zoe Ryan是个大忙人。

在经过半个多月的协商和两次改期之后,她的团队终于从这位芝加哥艺术博物馆(Art Institute of Chicago,下称AIC)建筑与设计馆馆长紧密的行程中挤出一小时的时间来做这个特辑加拍照。

二月的芝加哥丝毫没有春天的迹象,郁郁寡欢了几周的天空,难得在我们采访的当天放晴。这让我们的摄影师还有她的公关负责人都放松了不少。

我们在公关带领下穿过层层叠叠的走廊与展室,一边像《哈利波特》里刚走进霍格沃茨的新生一样被这里的展品所惊艳,一边不禁要想做一份每天与艺术品对话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子。

在大厅短暂的等待之后,从玻璃门后快步走出一个中等身高、身穿黑色大衣、金色的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的女性,嘴唇上的一抹红色给人明快的感觉。

“There is Zoe.”

快速打过招呼后,我们便尽快进入正题,毕竟只有一小时的时间。这时Zoe已经脱下黑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宝蓝色的绒毛连衣裙,脖子上戴的那串大型的串珠项链立刻成为众人讨论的焦点。

Photo by Jeremy Deming

Photo by Jeremy Deming

你的项链是在哪里买的?我忍不住问道。

“我今天身上穿的都是在伦敦的一个小店淘到的,”来自英国的Zoe操着一口并不难懂的英音回答道。“这个答案好像一点忙也没帮上,哈哈。”她热情地加上一句,配上爽朗的笑声。

采访选在顶楼比较安静的一个角落的大红色沙发上,与Zoe的宝蓝色连衣裙非常搭。正式开始之前,她小声告诉助理:“待会的午餐可千万别让我迟到。”助理便很识相地告诉我们要尽量在不到一小时内把采访加拍照完成。

除了作为AIC建筑与设计馆的馆长(Curator),她还教书、写作,但她说当馆长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我家里有很多我小时候盯着艺术品看的照片,我那时不知道Curator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但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要在博物馆工作,我后来喜欢上平面设计,这也为我现在的工作奠定了基础。”Zoe为人非常的热情和善,而且回答每一个问题前都会先稍微思考一番。

“那你现在知道Curator的工作是什么了吗?”

“我觉得不管你做什么,都要尽量把它变成拥有你自己个性的工作。现在一切都在快速地改变,我们每天要应对新的观众、新的作品,所以curator的角色也要随之千变万化。Curator有机会可以第一手接触艺术作品并选择展示给观众的艺术作品,但在AIC这么厉害的博物馆工作更要思考要为这里收集什么样的藏品。团队的合作对curator来说也非常重要。”

“很多人说curator是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桥梁,你同意吗?”

“我们需要了解艺术家创作的初衷,并把它传达给观众,或赋予它新的定义,所以我们可以说是桥梁。更确切的说是我们需要进行360度全方位的思考,除了考虑艺术家的立场,也要了解观众如何去解读艺术品。”

“观察观众如何观看艺术品是非常有趣的事。现在一切都可以在互联网上观看,但是走到博物馆中去和其他观众一起欣赏艺术品就像去剧院看戏一样,其他人的反应也是体验的一部分,是非常社交性的活动。能创造一个吸引观众的展览是非常棒的事情,这要靠艺术家的作品,也要靠展览的设计。”Zoe说。

展览的设计通常都是什么样的流程?

“每一个展览都会不同,但大都是从基础开始,选择展示哪些作品,还有如何去展示。展览的设计非常重要,从灯光到墙壁的颜色都跟展品息息相关。同时在不同的地方做展览也会思考要不要把社会、文化等因素考量进去。如果在芝加哥做展览,既要思考芝加哥作为一个国际化文化都市的重要性,也要考虑观众来AIC看展览的话一定也想要知道芝加哥是什么样子的。”

Zoe打造过很多著名的展览,她是如何获取灵感的呢?

“旅行。你要多走走、多看看——看人们如何穿着、如何交谈、如何观赏艺术品。我有很多很好的想法都是在飞机上出现的,在飞机上你会有这种独处的时刻,非常适合拿来消化你看到的一切。我还会经常造访艺术家的工作室。通过观察他们的工作环境便可以获得很多的灵感,但我会给他们足够的空间进行创作并从艺术史这些宏观的角度去思考艺术家的作品。”

Zoe说学生也是促使她学习新知的动力,因为学生们都是紧跟着艺术发展的脉搏,他们也不吝于问很难的问题,有时她会回答不出,但通常都会把她带到新的研究领域。

“Curator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作品的展示,通过观察艺术家们如何展示他们的作品,你也会受到很多启发,所以保持好奇心和做一个良好的聆听者也非常有用。尤其是建筑和设计的展示,你很少有机会把一栋大楼展现给观众,所以就要获取很多别的材料来展示一个作品的成型过程。”Zoe说。

“AIC的藏品种类非常多,你认为建筑和设计与一般的雕塑和绘画有何不同?”

“到AIC这样的博物馆来的好处就是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艺术品。对设计来讲,你很清楚你需要把某个作品从观众熟知的背景中拿出来,让他们认识到平时忽略的一些细节,这个展示一件雕塑作品会有所不同。其次,建筑和设计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所以这些展览通常都会促使你思考自己的生活。每个人每天都在和建筑与设计打交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好恶。”

Photo by Jeremy Deming

Photo by Jeremy Deming

“吸引观众对博物馆来说很重要,你认为博物馆属于商业吗?”

“博物馆绝对算是商业,我们无需回避这一点。当然从根本上来讲,博物馆是思想、文化、艺术的聚集地,是人们可以抛开政治、社会、经济等问题而尽情讨论艺术的避风港。在我的家乡,博物馆是由政府支持的,但是在这里我们从政府获得的资助并不多,所以博物馆要生存下去便需要想办法开源,现在博物馆是一个休闲场地,这里不仅有艺术品,也有餐厅、礼品店等供人们相聚。”

“那你认为自己更偏向是艺术家还是生意人?”

“我既不是艺术家也不是生意人,我觉得我更多的是教育家的角色,是一个更具社会化价值的角色。”

采访进行到这里,突然被我的同事打断。“时间还剩不多,得赶紧拍照了。”

我利用走去拍照地点的空挡询问了Zoe对自己工作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方面是什么,她说最喜欢的就是可以认识很多有才华的艺术家,而最不喜欢的事,她认真思考了大约30秒,回答说真的是想不出,充满正能量的她说每天醒来都在思考可以做什么新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激动的职位。

十五分钟的拍照后,Zoe在助理的催促下跟我们匆匆挥手告别了。听说原来那个“不能迟到的午餐”是跟AIC的董事会一起。好吧,那确实是不能迟到!

是的,Zoe是个大忙人。可是如果能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忙,岂不是人间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