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人不得不知的画<上>

 

俗话讲,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想必像很多人一样,既不在艺术圈内摸爬滚打,又不在艺术氛围内耳濡目染的,走进艺术博物馆往往会有一分陌生、一分敬畏、一分好奇、一分彷徨。

不论你是精通艺术看门道的内行还是对艺术涉猎不深看热闹的外行,不论你的品味是古典华美、自然写实、还是极简抽象,来芝加哥就一定不得不要见识一下芝加哥美术馆(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的魅力。芝加哥美术馆是当今美国三大美术馆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美术展览馆之一,因荟萃世界各地艺术珍品而负有盛名。

所以小编精选出了这在芝加哥美术馆不得不看的画作特辑,希望大家在了解这些镇山之宝的背景后一定要去美术馆和它们零距离地面对面,真真切切感受这些每幅画在用笔、构图、色彩等方面的不同。这里小编特意把年代和派别顺序打乱。

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1884(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1884) 乔治·修拉(George Seurat),1884-1886,油画

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1884(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1884)
乔治·修拉(George Seurat),1884-1886,油画

新印象主义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修拉1886年展出的一幅最能体现“新印象主义”绘画原理的代表作品。画面描写了人们在塞纳河阿尼埃的大碗岛上休息度假的情景。阳光下的河滨树林间,人们在休憩、散步,垂钓,河面上隐约可见有人在划船,午后的阳光拉下人们长长的身影,画面宁静而和谐。这幅画主要采用了点彩画法。

在世界美术史上,印象主义到后来衍生出了“后印象主义”和“新印象主义”两个派别。其中的新印象主义是对印象主义色彩运用的进一步科学化和精确化。我们知道,通过分光镜可以把太阳光分析成七种颜色,印象派只是用这七种混合的原色作画,并注意色彩在不同的光线照射下发生的不同变化。而新印象主义不用混合色,而是通过科学方法将自然中存在的色彩分剖为构成色,用微小的笔触画在画面上,形成小色斑块,靠观赏者眼睛的自然混合产生中间色,并通过色光的混合,增加光量,提高光的反射率和透明度,使颜色的调和达到和谐、鲜明的效果。因而,可以说新印象派把光和色彩运用得更为精确和机械。

为完成这幅作品,修拉画了三十多幅习作和色彩稿,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来绘制了这幅具有纪念碑意义的作品。修拉是根据自己的理论来从事创作的,他力求使画面构图合乎几何学原理,他根据黄金分割法则,将画面中物象的比例,物象与画面大小、形状的关系,垂直线与水平线的平衡,人物角度的配置等,制定出一种全新的构图类型。注重艺术形象静态的特性和体积感,建立了画面的造型秩序。

画中人物都是按远近透视法安排的,并以数学计算式的精确,递减人物的大小和在深度中进行重复来构成画面,画中领着孩子的妇女正好被置于画面的几何中心点。画面上有大块对比强烈的明暗部分,每一部分都是由上千个并列的互补色小笔触色点组成,使我们的眼睛从前景转向觉得很美的背景,整个画面在色彩的量感中取得了均衡与统一。

在这幅画里画家使用了垂直线和水平线的几何分割关系和色彩分割关系,描绘了盛夏烈日下有40个人在大碗岛游玩的情景,画面上充满一种神奇的空气感,人物只有体积感而无个性和生命感,彼此之间具有神秘莫测的隔绝的特点。

修拉的这幅画预示了塞尚的艺术以及后来的立体主义、抽象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问世,使他成为现代艺术的先驱者之一。

 

毛泽东 (Mao)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1973,丝网版画

毛泽东 (Mao)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1973,丝网版画

视觉艺术运动波普艺术最有名的开创者之一安迪·沃霍尔认为艺术与金钱挂勾,因此应该要努力把艺术商业化。他的著名作品中,有一幅不断复制家传户晓的金宝汤图案,就表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新一阶段。他经常使用绢印版画技法来重现图象。他的作品中最常出现的是名人以及人们熟悉的事物,比如玛丽莲·梦露和“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重复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

沃霍尔的作品在复制和大量生产中反映商业文化的普遍性以及当代名人崇拜,为当代社会状态投射出具有讽刺和戏谑意味的一束光。在早期职业生涯中,他开始利用丝网印刷过程把摄影图像转移到画布上:大量生产的消费产品和好莱坞影星照片是他最知名的主题。

在这个毛泽东系列的例子中,沃霍尔把他的特色风格与极权主义的宣传紧密结合,以突出围绕中国统治者毛泽东的近乎神话的个人崇拜、领袖崇拜。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他便以红宝书中毛泽东的肖像画为模板,创作了数百幅这位领导人的画像。红宝书是一本文革时期宣传性质的语录,汇集了毛泽东的一些警句和观点。沃霍尔笔下的毛泽东是不一样的,有的严肃,有的诙谐,有的慈祥。

这幅1973的作品高近15英尺,这幅宏伟的作品模仿了这个遍布整个中国的政治人物肖像。与作品的摄影性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花哨的颜色被施加在图像上好像给毛泽东的脸上化了妆。沃霍尔在作品中给这位“伟大舵手”的脸颊涂上了红色,给他的眼睛画上了蓝色颜料,让他的嘴唇变成深红色。沃霍尔把毛泽东打扮得这么鲜亮,却并不影响画作体现出社会现实主义的磅礴气势。但这只是他数百幅画中的一幅。沃霍尔的丝网版毛泽东肖像画,数量最多,这种画清晰地捕捉到了当今中国领导人对毛泽东的态度——在一个轮廓内对毛泽东的遗产进行着色和重新着色。

卧室 (The Bedroom) 梵高 (Vincent Van Gogh), 1889,油画

卧室 (The Bedroom) 梵高 (Vincent Van Gogh), 1889,油画

 

本幅是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系列三幅油画中的第二幅。

1888年9月,梵高搬入位于阿尔勒的”黄房子”,靠弟弟提奥供给的生活费,把住宅布置一新。在此之前,他独自一人生活了好几个月。他希望将黄房子建成他梦想的艺术家聚居地,选择了格调不俗的家具来布置,而自己房间的摆设却出奇的简朴。提奥劝说高更去与哥哥同住。梵高在等待高更的日子里,运用鲜明的黄色和淡蓝色,描绘了自己的卧室。此时已定居下来的梵高,之所以画出自己的房间,主要是想让弟弟西奥看到他目前的生活情况。朴素的床、椅子和洗脸用具等,都是真实的生活写照。他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我这次画的只是我的卧室。这幅画要由色彩来当家,就是说,要通过色彩,表现出休息或睡眠的氛围。一走进这个房间,想像力就可以得到休息,四四方方的家具表现卧室不应受到干扰的宁静。”

值得注意的是,梵高为阿尔勒的黄房子所画的唯一一张内景所表现的并不是画室,而是他自己的卧室。在给贝尔纳的信中,他曾说过冷色调的蓝中带紫的墙壁给人以”绝对宁静”的感觉,可是这种宁静里也弥漫着避难的气息。

这张卧室画是一幅很重要的作品,它表现了梵高内心世界中的一些东西。其中所突出的宁静与睡眠把这幅卧室图与梵高不稳定与疲惫的精神状态联系了起来。在给威尔的信中,”空荡荡的卧室”的说法表明了他的孤独和希望有人陪伴的愿望。不过,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跟画室和客房一样,仅仅是围绕宁静和亲切的主题,装饰起来的另一种用途的环境。

 

夜鹰 (Nighthawks) 爱德华·霍普 (Edward Hopper),1942,油画

夜鹰 (Nighthawks) 爱德华·霍普 (Edward Hopper),1942,油画

爱德华·霍普说,夜鹰的灵感来自“一个在纽约格林威治大道上两条街交汇处的餐厅”。但由于这幅画精心构图和缺乏叙事的特点,让它具有升华超越其特定环境的、永恒的、普遍的特质。作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艺术作品之一,画中描绘了一个通宵的小餐馆,三个聚首的客人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霍普对光打在简化图形上能够显示的可能性的深刻理解,赋予了这幅画的美丽。荧光灯在40年代初刚刚投入使用,通宵小餐馆折射出怪异的光芒,好似黑暗的街角里的一盏明灯。霍普在画中消除了任何入口的痕迹,把被光线吸引来的观众们拒之门外。这四个匿名的缺乏交流的“夜猫子”似乎对于观众是如此隔离和遥远,就好像画中的所有人物一样。(红发女子是由艺术家的妻子乔为模特。)霍普否认他在这幅画——或他的任何其他一幅画中——有意注入人与人间的隔离和城市空虚的象征,但他承认,在《夜鹰》中,“我可能在不知不觉中,画出一个大城市中的寂寞。”

翻译/Zilu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