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临芝加哥设计巅峰

 

从令人回味的建筑到琳琅满目的艺术博物馆和公共设施,芝加哥是设计师的梦。

“CHGO DSGN: 最新物件和平面设计”是芝加哥文化中心今夏呈现的免费展之一,展出为我们带来了以风城为家的100多名设计师的作品。CHGO DSGN的策展人是传媒设计公司Thirst的创始人及设计总监Rick Valicenti。当Valicenti开始操刀策划此次展览时,他的目光锁定在那些突破设计极限、大胆尝试创新的芝加哥本地设计师身上。”在这个展览我特别在寻找那些不安于现状、勇于挑战自己、打破设计常规的设计师。”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对设计略知一二,但其实谁都忘了,你的任何经历都在某种程度上是被设计的。人造经历都是设计的经历——我们读过的每个词,用过的每个应用程序,看到的每个字体。这就是为什么此次CHGO DSGN展包罗万象,从装饰性家具到Threadless的T恤衫。我们希望在庆祝芝加哥创意精神的同时突出创新性设计的重要性。”Valicenti如是说。

以下便是此次设计展上最有意思的几项作品,以及Valicenti对于作品为何入选的精彩点评。

 CST-01 Wristwatch made by Central Standard Timing

CST-01 Wristwatch
made by Central Standard Timing

“这是个性感的设计。在这个已经不再需要腕表的世界——我们的手机是手表、相机、录音笔——人们还是喜欢在手腕上戴个装饰和实用并兼的首饰。这款腕表设计采用最新的e-paper技术,拥有精美的定制字体,是世界上最薄的手表。如果我要戴一个有功能性的手镯,那么一定非这款腕表不可。”

 

 Ice Cast Vessels made by Steven Haulenbeek

Ice Cast Vessels
made by Steven Haulenbeek

“去年冬天在极地漩涡中间我拜访Steven的工作室,他却开了一扇窗户。屋顶上摆的全是装满冰的大桶。他走到屋顶上,拿着锤子和锥子,开始在冰中间凿洞。然后在洞里他浇入融蜡,两个事情发生了:融蜡在流入时把冰融化了,在”冰火交融”中形成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天然平面。当蜡开始凝固时,蜡周围的冰已经开始因为蜡的热量而扩张。当蜡进一步凝固后,他把蜡从冰桶里提出来,而得到的便是为打造器皿而生的形状优美的模子。”

 O’Hare Terminal 5 Murals made by Thirst

O’Hare Terminal 5 Murals
made by Thirst

“因为这是此次展出中最大也是最长久的展品,我们仅仅用一张照片来展示,让展品看起来好比是最小的一个似的。我们决定展出这件作品,这样的话任何来文化中心看过展出的国际人士在机场看到这个壁画时都能认出来。”

  Leather Chair made by Jay Sae Jung Oh


Leather Chair
made by Jay Sae Jung Oh

 

“这件作品在形式上十分罕见,并满载情感的触发点。Jay Sae Jung Oh的作品对我们家里和身边最熟悉的物品十分敏感。包括花瓶、吉他、小塑像等物品都被黄麻纤维拼接组合到一起,再用皮条包裹起来。整体上看,椅子的功能性没有丧失,而整个椅子却被引发人们情感的种种因素包围着。这个作品是发自内心的、是充满情感的、是美丽的。”

 Divvy bike naming and graphic identity made by IDEO and Firebelly

Divvy bike naming and graphic identity
made by IDEO and Firebelly

“在全国所有的城市单车共享项目中,芝加哥的项目名字最古怪。这引起了我对Divvy这个名字背后故事的兴趣,所以我找到了Divvy的设计师。IDEO是命名和调研的幕后英雄,而Firebelly则主刀平面设计。我让两个设计公司做一个三分钟的短片,短片不能有声音,但是要能够阐述整个Divvy设计的问世过程。短片在展厅中那架Divvy单车的下面播放。我希望公众能够真正理解Divvy背后设计师起到的角色。你将看到设计师考虑过的其他候选名字设计和主题颜色设计。”

翻译/Zilu Wang

 

林肯公园

 

芝加哥的夏天来得太迟,迟得即使见到艳阳天也不敢相信户外够暖。这一日公车在林肯公园突然停下,结果是为一群正在过马路的鹅让路,我才顿时感悟是时候体验短暂的夏日了。

林肯公园指芝加哥市中心以北一块沿湖约5平方公里的城市绿地;也泛指公园以西,北至Diversey大道,南至North大道的这片城市社区。芝加哥有名的三角老城区(Old Town Triangle)、林肯公园花室(Lincoln Park Conservatory)、动物园(Lincoln Park Zoo)以及德堡大学(DePaul University)都坐落于此。林肯公园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历史成为芝加哥最主要的生活区。

夏天正是感受这个社区的最好时机!林肯公园里的一草一木都在为这座城市的清新空气作出贡献。步入林中,在水塘旁散步,倾听动物的动静。鸟儿们在林中唱歌,鸭群在一旁浮水,小松鼠偶尔从面前经过。身处这般景色,不面带微笑都难。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走进植物房体验氧气过剩的新鲜。这片刻的独处为紧张的日常生活充足了电。当我不小心步出了这“世外桃源”,精彩的城市生活再次呈现眼前。

Armitage街上不乏商业和玩乐的气息。Shop 857里来自纽约的女士单品让你不落伍;Lori’s Designer Shoes精选的品牌鞋履让你脚下生辉。芝加哥唯一的米其林三星餐厅Alinea就位于Halsted街上,主厨Grant Achatz手下的“分子美食学”料理打破烹饪的规则,将美食带往更高境界。经典法式餐厅Mon Ami Gabi也将芝加哥店设立于此。水塘边的North Pond提供精致的美式料理。待到华灯初上之时,林肯公园北部的B.L.U.E.S.酒吧有这座城市原汁原味的布鲁斯。

lincoln park.jpg

林肯公园是适合闲逛的,千万不要试图拟定一个路线,不然你会错过惊喜。


推荐去处

购物:Cotelac, Fey & Co. Jewelers, Holtzmann’s, Kiehl’s, Laudi Vidni, Lori’s Designer Shoes, Nike Training Club, Steve Quick Jeweler
餐饮:Alinea, Balena, Boka, Cafe Ba-Ba-Reeba, Gemini Bistro, Mon Ami Gabi, Rustic House, Sai Cafe
夜生活:The Barrelhouse Flat, D.O.C. Wine Bar, The J. Parker, Kingston Mines

 

芝加哥人不得不知的画<下>

 

俗话讲,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想必像很多人一样,既不在艺术圈内摸爬滚打,又不在艺术氛围内耳濡目染的,走进艺术博物馆往往会有一分陌生、一分敬畏、一分好奇、一分彷徨。

今天小编带你再次走进芝加哥艺术馆的大门,讲一讲另外四幅作为芝加哥人的你不得不知的画作。

 美国哥特 (American Gothic) 格兰特·伍德 (Grant Wood),1930,板油彩

美国哥特 (American Gothic) 格兰特·伍德 (Grant Wood),1930,板油彩

这幅画与自由女神像、芭比娃娃、野牛镍币和山姆大叔并称为美国文化的五大象征。

1928年,格兰特·伍德游访德国慕尼黑,被当地的哥特艺术迷恋。所谓的哥特式建筑,主要由石头的骨架券和飞扶壁组成。其基本单元是在一个正方形或矩形平面四角的柱子上作双圆心骨架尖券,四边和对角线上各一道,屋面石板架在券上,形成拱顶。由于采用了尖券、尖拱和飞扶壁等建筑形式,哥特式教堂的内部空间高旷、单纯、统一。装饰细部也都用尖券作主题,使建筑风格与结构手法形成有机整体。

1930年8月,伍德在爱荷华州南部的一个小镇看到一所颇具哥特式风格的房子。房子建于1880年代,有五个房间。房子紧凑和坚实的设计,尤其是阁楼上的哥特式窗户,给伍德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想象一个农夫和他的女儿站在房子前面,于是拍下房子的照片,回到了他的工作室。随后他分别请来了他62岁的牙医和30岁的妹妹作为画中人物的模特,并让他们穿上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衣服。虽然在画中两人是站在一块的,但实际上这两个人物是在不同的场合下完成的。 伍德花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幅作品,及时赶上了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展览。虽然一开始裁判们对是否要接受他这幅画上有分歧,但这幅画最后得以参展并获得了铜奖和300美元的奖励。当时这幅画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一个艺术批评家指责该画是“侮辱普通乡村人民的漫画”。有人认为伍德用这幅画来讽刺中西部文化的狭隘和压抑,但伍德本人否定了这种说法。也有人把这幅画理解为对美国乡村道德品质的颂扬。还有人认为这部作品的主题非常暧昧,既有赞扬的肯定,又不乏讽刺的意味。

男人的眼睛直直地向前平视,双唇紧闭,黄瘦的脸上表情十分严肃,鼻梁上一丝不苟地架着圆圆的眼镜。他沾满泥巴的手里拿着一个叉,它既代表了在农业占主导地位的年代,农民们勤劳耕作的精神,也象征着在19世纪男权社会中,不容置疑的男性权威和力量。从构图上来看,这个叉与人物椭圆形的脸和人物身后哥特式窗户的线条相呼应。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一副典型的维多利亚时期女性的装扮,从发型到服饰,甚至到表情,都让人联想起简·爱。同男人一样,女人的表情也不苟言笑,只因那个年代的女性以严谨、矜持、勤劳、克己为美德。她略微站在男人身后,眼睛看向男人,有点“唯他是听”的意味。

 黑十字架,新墨西哥 (Black Cross, New Mexico)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1929,油画

黑十字架,新墨西哥 (Black Cross, New Mexico)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1929,油画

乔治亚·欧姬芙是美国近代画女性大师,画有名,人更有名,风糜美国画坛大半个世纪。她的光环远超过了其它同年代的画家,是很多年轻女子的偶像。她的作品以巨大的花朵为着,画作彷佛是一朵抽象的花心,造型与颜色都跃然纸上,引起一种热热的感觉。 欧姬芙说:“我们总是没时间也没花时间去看待一朵花如同对待朋友一般。”

乔治亚·欧姬芙的画,给人一种“纯净”的感觉,不含半丝杂质;她的画,无论主题是沙漠、花卉、抽象、或牛骨,往往只用少数的颜色,表现形式单纯;明显而大胆的画风,原创性的构图,让她在男性天下的画坛中脱颖而出。

欧姬芙中年之后,跑到新墨西哥州的陶斯沙漠中,一住就是50年。有一种说法是,她放逐于自然是因为丈夫的背叛。女人能够在男人之外汲取艺术的灵感,也因此能从情感危机中拯救自己。陶斯沙漠中的白骨、岩石都成为欧姬芙中年之后最好的精神载体,“当我想到死,唯一遗憾的是我不能再看这里的美景了。除非印第安人说的是对的:当我死去,我的灵魂能够在这里游荡”。

“我如此常常看到十字架——尤其是常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天主教会散布在新墨西哥土地好似一层薄薄的黑面纱,”欧姬芙提起在1929年夏第一次到新墨西哥的陶斯时说。欧姬芙是前卫艺术家圈子中的一员,在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在纽约的291画廊展出过作品,并和施蒂格利茨这位超前的摄影师和艺术经销商在1924年结婚。她在深夜行走在沙漠中所看到的,而随后变成《黑十字,新墨西哥》的很可能是远处那些名叫Penitentes的秘密天主教友会的教堂附近矗立起来的十字架。无论是建筑物或花卉、山水、或骨头,如同这位美国现代主义的先驱处理她所有的题材一样,这幅画里欧姬芙放大了形状并简化了细节,来强调本质的美感。她画了的十字就像她所看到的那样:“大而强,由木橛子组合在一起”,而在十字架的背后,“那些绵延不断的小山,就好像是在看两英里的灰色大象。”对欧姬芙来说,”画十字架是画这片土地的一种方式”。在1949年,她永久落户在这片心爱的土地上,孜孜不倦地创作直到她98岁临逝世前。

 

 弗雷德与玛莎·韦斯曼(美国藏家)Fred and Marcia Weisman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1968,丙烯画

弗雷德与玛莎·韦斯曼(美国藏家)Fred and Marcia Weisman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1968,丙烯画

大卫·霍克尼是西方当代最负盛名、最有影响和成就的画家、摄影师之一。作为一个不断创新的艺术家,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向公众展示他的生活与挚爱。他通过使用多种技术手段与媒介,展示其创造的自由与极具原创性的见解,使得普通公众可以很容易地感受到他的个人体验。在市场与美学以及绘画风格求新求变的大潮中,霍克尼始终看重艺术与人生、与社会、与人的情感,在艺术形式上适应新的时代审美趣味,探求拓展和突破,他的影响与实际艺术成就达到了统一。

作为二战后时代英国最多才多艺和最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家之一,大卫·霍克尼在1964年搬到美国洛杉矶定居。这幅画可能是霍克尼60年代的一组描绘朋友和同事的双人画像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这幅画描绘了当代艺术收藏家弗雷德和玛莎韦斯曼夫妇在其洛杉矶家中的雕塑花园。像他们周围的景物一样无比僵硬和死板,这对夫妻站在不同的地方,男主人的站姿和右侧的图腾柱相呼应,而女主人则和她身后的亨利·摩尔的雕塑相呼应。女主人的露齿一笑也映射了图腾柱。耀眼的光让此景象变得平面和抽象。两位收藏家在画里对彼此和彼此的艺术品仿佛浑然不觉。而正是这光,并非两位收藏家之间的亲和与亲密,把整幅画的构图合成一体。

 

 河畔浴者 (Bathers by a River) 亨利·马蒂斯 (Henri Matisse)&nbsp;,1909年3月-1910年、1913年5月-11月、及1916年早春-1917年10月(不详),油画

河畔浴者 (Bathers by a River) 亨利·马蒂斯 (Henri Matisse) ,1909年3月-1910年、1913年5月-11月、及1916年早春-1917年10月(不详),油画

亨利·马蒂斯是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版画家。他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21岁时的一场意外,令马蒂斯的绘画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偶然的机缘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好像被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它主宰我。”

马蒂斯认为《河畔浴者》是他职业生涯中五个最”关键”的作品之一。他如此认为的理由相当充分:这幅画在近十年的创作历程中促成了马蒂斯的艺术风格的演化。最初,这幅画起源于俄罗斯收藏家谢尔盖·休金在1909年委派的定做。休金想用两幅大画布来装饰自己莫斯科家中楼梯。马蒂斯给出了三个田园图的提议,虽然休金只决定购买两件作品——《舞蹈II》和《音乐》(藏于圣彼得堡国家冬宫博物馆)。

四年后,马蒂斯回到了那幅被休金拒绝的第三幅画,改变了充满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改变了柔和的粉彩调色板,以反映他对立体主义的新兴趣。他重新组合了构图,使画中人物更加柱状,以及没有脸的卵圆形头。在接下来的几年,马蒂斯把背景转变为四条竖直的带状区域,并把原本的蓝色河流变成了厚厚的黑色纵带。凭借其有限的调色板和极度抽象的形式,《河畔浴者》和其他两幅作品《舞蹈II》和《音乐》大相径庭,整幅画传达出优美婉约的抒情性。画中呈现出的清醒和一丝危险的气息可能部分反映了在此可怕的战乱时期马蒂斯的忧虑。

翻译/Zilu Wang

 

芝加哥人不得不知的画<上>

 

俗话讲,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想必像很多人一样,既不在艺术圈内摸爬滚打,又不在艺术氛围内耳濡目染的,走进艺术博物馆往往会有一分陌生、一分敬畏、一分好奇、一分彷徨。

不论你是精通艺术看门道的内行还是对艺术涉猎不深看热闹的外行,不论你的品味是古典华美、自然写实、还是极简抽象,来芝加哥就一定不得不要见识一下芝加哥美术馆(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的魅力。芝加哥美术馆是当今美国三大美术馆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美术展览馆之一,因荟萃世界各地艺术珍品而负有盛名。

所以小编精选出了这在芝加哥美术馆不得不看的画作特辑,希望大家在了解这些镇山之宝的背景后一定要去美术馆和它们零距离地面对面,真真切切感受这些每幅画在用笔、构图、色彩等方面的不同。这里小编特意把年代和派别顺序打乱。

 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1884(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1884) 乔治·修拉(George Seurat),1884-1886,油画

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1884(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1884)
乔治·修拉(George Seurat),1884-1886,油画

新印象主义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修拉1886年展出的一幅最能体现“新印象主义”绘画原理的代表作品。画面描写了人们在塞纳河阿尼埃的大碗岛上休息度假的情景。阳光下的河滨树林间,人们在休憩、散步,垂钓,河面上隐约可见有人在划船,午后的阳光拉下人们长长的身影,画面宁静而和谐。这幅画主要采用了点彩画法。

在世界美术史上,印象主义到后来衍生出了“后印象主义”和“新印象主义”两个派别。其中的新印象主义是对印象主义色彩运用的进一步科学化和精确化。我们知道,通过分光镜可以把太阳光分析成七种颜色,印象派只是用这七种混合的原色作画,并注意色彩在不同的光线照射下发生的不同变化。而新印象主义不用混合色,而是通过科学方法将自然中存在的色彩分剖为构成色,用微小的笔触画在画面上,形成小色斑块,靠观赏者眼睛的自然混合产生中间色,并通过色光的混合,增加光量,提高光的反射率和透明度,使颜色的调和达到和谐、鲜明的效果。因而,可以说新印象派把光和色彩运用得更为精确和机械。

为完成这幅作品,修拉画了三十多幅习作和色彩稿,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来绘制了这幅具有纪念碑意义的作品。修拉是根据自己的理论来从事创作的,他力求使画面构图合乎几何学原理,他根据黄金分割法则,将画面中物象的比例,物象与画面大小、形状的关系,垂直线与水平线的平衡,人物角度的配置等,制定出一种全新的构图类型。注重艺术形象静态的特性和体积感,建立了画面的造型秩序。

画中人物都是按远近透视法安排的,并以数学计算式的精确,递减人物的大小和在深度中进行重复来构成画面,画中领着孩子的妇女正好被置于画面的几何中心点。画面上有大块对比强烈的明暗部分,每一部分都是由上千个并列的互补色小笔触色点组成,使我们的眼睛从前景转向觉得很美的背景,整个画面在色彩的量感中取得了均衡与统一。

在这幅画里画家使用了垂直线和水平线的几何分割关系和色彩分割关系,描绘了盛夏烈日下有40个人在大碗岛游玩的情景,画面上充满一种神奇的空气感,人物只有体积感而无个性和生命感,彼此之间具有神秘莫测的隔绝的特点。

修拉的这幅画预示了塞尚的艺术以及后来的立体主义、抽象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问世,使他成为现代艺术的先驱者之一。

 

 毛泽东 (Mao)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1973,丝网版画

毛泽东 (Mao)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1973,丝网版画

视觉艺术运动波普艺术最有名的开创者之一安迪·沃霍尔认为艺术与金钱挂勾,因此应该要努力把艺术商业化。他的著名作品中,有一幅不断复制家传户晓的金宝汤图案,就表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新一阶段。他经常使用绢印版画技法来重现图象。他的作品中最常出现的是名人以及人们熟悉的事物,比如玛丽莲·梦露和“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重复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

沃霍尔的作品在复制和大量生产中反映商业文化的普遍性以及当代名人崇拜,为当代社会状态投射出具有讽刺和戏谑意味的一束光。在早期职业生涯中,他开始利用丝网印刷过程把摄影图像转移到画布上:大量生产的消费产品和好莱坞影星照片是他最知名的主题。

在这个毛泽东系列的例子中,沃霍尔把他的特色风格与极权主义的宣传紧密结合,以突出围绕中国统治者毛泽东的近乎神话的个人崇拜、领袖崇拜。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他便以红宝书中毛泽东的肖像画为模板,创作了数百幅这位领导人的画像。红宝书是一本文革时期宣传性质的语录,汇集了毛泽东的一些警句和观点。沃霍尔笔下的毛泽东是不一样的,有的严肃,有的诙谐,有的慈祥。

这幅1973的作品高近15英尺,这幅宏伟的作品模仿了这个遍布整个中国的政治人物肖像。与作品的摄影性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花哨的颜色被施加在图像上好像给毛泽东的脸上化了妆。沃霍尔在作品中给这位“伟大舵手”的脸颊涂上了红色,给他的眼睛画上了蓝色颜料,让他的嘴唇变成深红色。沃霍尔把毛泽东打扮得这么鲜亮,却并不影响画作体现出社会现实主义的磅礴气势。但这只是他数百幅画中的一幅。沃霍尔的丝网版毛泽东肖像画,数量最多,这种画清晰地捕捉到了当今中国领导人对毛泽东的态度——在一个轮廓内对毛泽东的遗产进行着色和重新着色。

 卧室 (The Bedroom) 梵高 (Vincent Van Gogh), 1889,油画

卧室 (The Bedroom) 梵高 (Vincent Van Gogh), 1889,油画

 

本幅是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系列三幅油画中的第二幅。

1888年9月,梵高搬入位于阿尔勒的”黄房子”,靠弟弟提奥供给的生活费,把住宅布置一新。在此之前,他独自一人生活了好几个月。他希望将黄房子建成他梦想的艺术家聚居地,选择了格调不俗的家具来布置,而自己房间的摆设却出奇的简朴。提奥劝说高更去与哥哥同住。梵高在等待高更的日子里,运用鲜明的黄色和淡蓝色,描绘了自己的卧室。此时已定居下来的梵高,之所以画出自己的房间,主要是想让弟弟西奥看到他目前的生活情况。朴素的床、椅子和洗脸用具等,都是真实的生活写照。他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我这次画的只是我的卧室。这幅画要由色彩来当家,就是说,要通过色彩,表现出休息或睡眠的氛围。一走进这个房间,想像力就可以得到休息,四四方方的家具表现卧室不应受到干扰的宁静。”

值得注意的是,梵高为阿尔勒的黄房子所画的唯一一张内景所表现的并不是画室,而是他自己的卧室。在给贝尔纳的信中,他曾说过冷色调的蓝中带紫的墙壁给人以”绝对宁静”的感觉,可是这种宁静里也弥漫着避难的气息。

这张卧室画是一幅很重要的作品,它表现了梵高内心世界中的一些东西。其中所突出的宁静与睡眠把这幅卧室图与梵高不稳定与疲惫的精神状态联系了起来。在给威尔的信中,”空荡荡的卧室”的说法表明了他的孤独和希望有人陪伴的愿望。不过,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跟画室和客房一样,仅仅是围绕宁静和亲切的主题,装饰起来的另一种用途的环境。

 

 夜鹰 (Nighthawks) 爱德华·霍普 (Edward Hopper),1942,油画

夜鹰 (Nighthawks) 爱德华·霍普 (Edward Hopper),1942,油画

爱德华·霍普说,夜鹰的灵感来自“一个在纽约格林威治大道上两条街交汇处的餐厅”。但由于这幅画精心构图和缺乏叙事的特点,让它具有升华超越其特定环境的、永恒的、普遍的特质。作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艺术作品之一,画中描绘了一个通宵的小餐馆,三个聚首的客人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霍普对光打在简化图形上能够显示的可能性的深刻理解,赋予了这幅画的美丽。荧光灯在40年代初刚刚投入使用,通宵小餐馆折射出怪异的光芒,好似黑暗的街角里的一盏明灯。霍普在画中消除了任何入口的痕迹,把被光线吸引来的观众们拒之门外。这四个匿名的缺乏交流的“夜猫子”似乎对于观众是如此隔离和遥远,就好像画中的所有人物一样。(红发女子是由艺术家的妻子乔为模特。)霍普否认他在这幅画——或他的任何其他一幅画中——有意注入人与人间的隔离和城市空虚的象征,但他承认,在《夜鹰》中,“我可能在不知不觉中,画出一个大城市中的寂寞。”

翻译/Zilu Wang

 

德堡艺术馆

 

德堡艺术馆(DePaul Art Museum)位于德堡大学(DePaul University)的林肯公园校区。1989年成立的德堡大学立足芝加哥,提供服务城市人群的高等教育。德堡艺术馆一脉相承,也肩负着立足社区、辅助高等艺术和文化教育的使命。和许多大学博物馆一样,它也展示和收藏学校各式各样的艺术品,让凝聚了师生心血和创意的作品被大家看得见。占地一万五千平方英尺,德堡艺术馆也有广阔的空间展现新的艺术体验,专业团队策划主题丰富的展览和活动以服务更为广大的人群。

站在Fullerton的地铁站上,你就可以通过玻璃窗内的多媒体视频看到艺术展的资讯。正在进行的是一个关于索契的当代摄影展。索契作为即将举办2014冬奥会的主办方,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摄影师Rob Hornstra和记者Arnold van Bruggen用影像和访谈的形式记录着这个黑海边上曾属于苏联的小国的现状和变迁。由此可见,德堡艺术馆探索艺术的触觉是面向全球的。

和展览同期进行的还有两场主题讲座。来自德堡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Richard Farkas将围绕索契2014冬奥会的局势,讨论东欧举办此次盛事的目的和挑战。芝加哥大学斯拉夫语言文学系教授William Nickell1989年造访索契只是为了度假,可是二十年后的再访,他记录了索契的疗养院在社会现代化过程中遭受的破坏,就此反映索契的社会变迁。现在,他在着手一个电子地图的项目,关注苏联前、苏联时和现代的不同阶段索契的社会形态。这两场关注现今索契社会景观的讲座也反映了作为高校艺术馆,德堡艺术馆站在学术建设和艺术创造的路口上所拥有的优势。

 

芝加哥戏剧周剧目推荐

 

芝加哥戏剧周要来了!2月11日至2月22日期间,有超过100部Show都能以折扣价看到哦!快来看看有哪些表演是最能值回票价的吧。

2666

Goodman Theatre巨献,根据智利作家Roberto Bolaño's 900页的长篇小说改编成的长达5小时,却只有15个演员的戏剧。

地址:Goodman Theatre, 170 N Dearborn St

网页:http://www.goodmantheatre.org/2666

The Flick

“The Flick”根据普利策戏剧奖得主Annie Baker获奖作品改编,讲述了三个电影院工作人员的故事。这也将是该剧目首次在芝加哥演出。

地址:Steppenwolf Theatre Company, 1650 N Halsted St

网页:http://www.steppenwolf.org/Plays-Events/productions/index.aspx?id=641

Hairspray

这部根据John Waters电影改编的百老汇音乐剧描绘了一个乐观的女孩在排演一场青少年舞蹈秀时领导了一个小型种族革命的故事。

地址:Paremount Theatre, 23 E Galena Blvd

网页:http://paramountaurora.com/events/hairspray/

too much .jpg

Too Much Light Makes the Baby Go Blind

自1988年以来持续演出的“Too Much Light Makes the Baby Go Blind”作为Neo-Futurarium的标志性剧目无疑是芝加哥最具话题性的演出。

地址:Neo-Futurarium, 5153 N Ashland Ave

网页:http://neofuturists.org/events/too-much-light-makes-the-baby-go-blind-30-plays-in-60-minutes/

 Le Switch

这部Philip Dawkins的新作讲的是还未对婚姻平等做好准备的同性恋者的故事。

地址:Theater Wit, 1229 W Belmont Ave

网页:https://www.theaterwit.org/tickets/productions/256/performances#top

 

玩转芝加哥博物馆

 
 Adler Planetarium  游客可以在“天空剧场”观看夜空,因为该馆的穹顶是透明的。“星之旅”展览提供透过望远镜拍摄的星际图片并展示了星球的生存和死亡过程。父母可以带着孩子们模拟太空飞行,经历太空探险。  1300 S. Lakeshore Drive.

Adler Planetarium

游客可以在“天空剧场”观看夜空,因为该馆的穹顶是透明的。“星之旅”展览提供透过望远镜拍摄的星际图片并展示了星球的生存和死亡过程。父母可以带着孩子们模拟太空飞行,经历太空探险。

1300 S. Lakeshore Driv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芝加哥当代艺术馆与著名的“华丽英里”为邻,这座巨大的建筑群由柏林建筑大师Josef Paul Kleihues设计,珍藏着出自Jasper Johns和Andy Warhol等现代派大师之手的大量现代绘画、雕塑、摄影和视频作品。&nbsp;  220 E. Chicago Av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芝加哥当代艺术馆与著名的“华丽英里”为邻,这座巨大的建筑群由柏林建筑大师Josef Paul Kleihues设计,珍藏着出自Jasper Johns和Andy Warhol等现代派大师之手的大量现代绘画、雕塑、摄影和视频作品。 

220 E. Chicago Ave.


  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   坐落于城南密歇根湖边上的海德公内,风景优美,是西半球最大的科学博物馆。主要的永久展品包括:u-505潜艇、科学风暴、煤矿、小鸡孵卵所、伟大的火车故事、西风农场科技等。  5700 S. Lake Shore Drive

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

坐落于城南密歇根湖边上的海德公内,风景优美,是西半球最大的科学博物馆。主要的永久展品包括:u-505潜艇、科学风暴、煤矿、小鸡孵卵所、伟大的火车故事、西风农场科技等。

5700 S. Lake Shore Drive


  Shedd Aquarium   谢德水族馆是世界上首个长期拥有海水鱼的内陆水族馆,还曾经一度是全球最大的室内水族馆。这里有2100多个类别的生物,包括鱼、海洋哺乳动物、鸟、蛇、两栖动物和昆虫。  1200 S. Lake Shore Drive.

Shedd Aquarium

谢德水族馆是世界上首个长期拥有海水鱼的内陆水族馆,还曾经一度是全球最大的室内水族馆。这里有2100多个类别的生物,包括鱼、海洋哺乳动物、鸟、蛇、两栖动物和昆虫。

1200 S. Lake Shore Driv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1866年创立,芝加哥美术馆现已位全美第二大美术博物馆。除巴黎之外,芝加哥美术馆为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绘画的主要收藏地,它收藏了30万件以上这两个流派的世界顶级绘画精品。馆内还拥有一间名为Ryerson &amp;&nbsp;Burnham的图书馆。  111 S. Michigan Av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1866年创立,芝加哥美术馆现已位全美第二大美术博物馆。除巴黎之外,芝加哥美术馆为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绘画的主要收藏地,它收藏了30万件以上这两个流派的世界顶级绘画精品。馆内还拥有一间名为Ryerson & Burnham的图书馆。

111 S. Michigan 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