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酒吧推荐(下)

 

09/Jimmy

该店藏身于James酒店,充满70年代风格。想要进这家酒吧很难,但是从他们多种多样的优质酒品中选出一杯马蒂尼酒应该会更难。

55 E. Ontario St.

10/Pump Room

这里的装饰及气氛让人置身电影盖兹比私人派对的场景,推荐姜汁玛格莉特、覆盆子荔枝贝里尼。

1301 N. State Parkway. 312.787.3700

11/The Underground

这间高档的俱乐部经常有名人出没,被Cosmopolitan时尚杂志形容为“世上最性感的地点”,同时也被《花花公子》杂志选为“美国前十大VIP Lounges”。

56 W. Illinois St. 312.943.7600

12/RM Champagne

在这里您可以点上一杯气泡鸡尾酒,搭配咸食茄子三明治,享受蜡烛还绕的浪漫气氛,包准让您心花怒放满意至极。

116 N. Green St.

13/Three Dots And A Dash

来这里点上一杯鸡尾酒吧,酒杯上的阳伞和兰花使你仿佛置身于夏威夷海滩。

435 N. Clark St. 

14/Drumbar

这里的户外座位拥有最棒的景色,不论是约谈客户或是两人约会都很适合。建议您在夏季的日落时前往,点上一杯特调鸡尾酒,听着音乐放松享受您的夜晚。

201 E. Delaware Place.  312.924.2531

 

芝加哥酒吧推荐(上)

 

01/The Aviary

一些人称这里是世界上最棒的鸡尾酒吧。Dubbed Bitter是这里最著名的白兰地酒品,以一个闷烧的波旁酒桶呈上。这里的科涅克白兰地和苹果白兰地都有烟熏口感,是最充满魔力的品酒体验。

955 W. Fulton Market.

02/Enolo Wine Bar

这家位于北河岸的新葡萄酒吧取代了先前的异国料理餐厅,将这个黄金店面成功变身为附近上班族下班后小酌几杯的好去处。这里主打进口世界各地的“行家”酒庄葡萄酒。

450 N. Clark St.

03/Celeste

这栋有三层楼的餐厅兼酒吧自开幕以来便成为芝城夜猫子的爱好之处。一层有气氛热络的酒吧与小点,二楼则是装修典雅奢华的餐厅,三楼是葡萄酒吧,可以找到几只他处难寻的好酒。

111 W. Hubbard St.

04/CH Distillery

在店里你可以看到他们自家酿制杜松子酒、伏特加、朗姆和威士忌的三台大型酒缸。在这里你可以品尝美酒搭配鱼子酱和腌黄瓜,餐馆酒坊甚至买一瓶酒带回家。

564 W. Randolph St.

05/The Drawing Room

这家酒吧以严肃的态度对待鸡尾酒调制。调酒师是这里的明星,接踵而至的酒客们竞相争抢座位,只为一睹他们的精湛表演。很适合约会或与朋友品尝鸡尾酒。

937 N. Rush St.

06/Bernard’s Bar

栖息于高级酒店Waldorf_Astoria中的Bernard’s酒吧为酒店住客和当地消息灵通人士提供舒适的环境和绝佳的马蒂尼鸡尾酒。

11 E. Walton St.

07/Henry’s Swing Club

这家Hubbard街的新成员是芝城餐饮大佬DMK集团的新作,他们将先前的Lao 18餐厅改造成一家让你天天都想找理由造访的热点。由知名的Violet Hour酒吧、Big Star餐厅酒品总监Michael Rubel操刀的酒品选择,搭配DMK为人赞道的酒吧小点。

18_W. Hubbard St.

08/I/O At The Godfrey

这家位在新开幕的The Godfrey酒点的露天酒吧拥有宽广的室内、外吧台,天气许可时可将玻璃天窗开启,衬着芝城华丽的夜色饮酒。这里也提供私人派对租用。

127 W. Huron St.

 

芝加哥最好的朗姆鸡尾酒

 

Tiki发源于加利福尼亚南部,亚洲和美国文化大熔炉,并在上世纪50和60年代席卷了整个美国。围绕这个现象开发了一个完整的待客理念,想象一下草裙、火炬、茅草屋顶和其他热带幻想,与冲浪者、敞篷车、和好莱坞黄金时代的魅力交织在一起。

“Tiki文化”在四十年前已达到顶峰,在芝加哥有一个人尽其所能接过了tiki的火炬。Tiki的精髓在于以朗姆酒为基酒,饰以热带果露等材料。当我向美国朗姆酒界最重要的权威Ed Hamilton,问在芝加哥他最喜欢的朗姆鸡尾酒是什么,他马上回答说:“任意一杯由Three Dots and a Dash酒吧的Paul McGee调制的鸡尾酒。”

Paul McGee是朗姆酒界的Johnny Appleseed(撒播希望种子的约翰尼)。在他的酒吧Three Dots and a Dash后面的酒架上,储存了超过200种的朗姆酒。他对待这些酒是如此的细心,以至于你会情不自禁的再一次爱上这些甘蔗酒。

Three Dots and a Dash的菜单分为两部分,上世纪50和60年代的加利福尼亚酒吧传统tiki,以及令Paul处于工艺鸡尾酒界先锋地位的21世纪新作。


我们在街头对芝加哥的卫冕朗姆酒大师Paul McGee进行了简短的访问。

Q: 请问您梦想中的酒吧是什么样的?

A: 电影Inglourious Basterds(无耻混蛋)中的La Louisiane酒吧。

Q: 在您的新作品里您是否想加入什么样趋势或材料?

A: rhum agricole(法语,甘蔗汁朗姆酒)的崛起。这是一种用甘蔗汁而不是蜜糖制作的朗姆酒。

我很兴奋我能将更多种类的agricole加入到鸡尾酒中,同时引导人们自己静静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去品尝agricole。

Q: 您让21世纪的tiki酒吧变得更加完美,是什么吸引着你加入到这个行业?

A: 这一切都开始于上一个我所在的酒吧,它每月举行一次tiki之夜-The Whistler。当我为这个活动寻找食谱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在 tiki酒吧和调酒师的第一次浪潮背后的历史深度和复杂性,并且开始迷恋上了这个风格。

Q: 在您收到过的小费中,最奇怪的是什么?

A: 我曾在拉斯维加斯工作过很多年,所以我得到过赌场赌博技巧的小费 。还有一次,有人给了我一个高尔夫俱乐部!


Three Dots and a Dash

欢乐时光源于小镇上最疯狂的地方。在周末无论什么天气都要排上几个小时的队。要想在Paul在的时候来喝一杯而又想避免喧嚣,那么请选择周日和周一。这时的酒吧安静而且不会有长长的队伍。

预约一个我们最爱的Tall as a Tree and Twice as Shady。

435 N Clark St.

threedotschicago.com

 

7家德式餐厅酒吧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Oktoberfest)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啤酒节,每年成千上万的人都会在9月底前去朝圣。如果你去不了德国也没关系,因为芝加哥丰富的啤酒文化里不乏优质的德国啤酒及美食。我们整理了最值得一去的7家德国酒吧,其中有一些正在进行啤酒节庆祝活动,不妨趁机前去品尝正宗德国美食美酒吧!

The Berghoff Restaurant


百年老店The Berghoff是芝加哥历史最悠久的餐厅之一,它见证了美国历史上包括酒禁时期及女权运动等重要的历史事件,如今已经由第四代在经营。
地址:17 W. Adams St. 

Chicago Brauhaus

PC: Michael Kiser

PC: Michael Kiser

这家位于Lincoln Square的餐厅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正宗的巴伐利亚风情,非常适合与朋友及家人一起前来聚餐。
地址:4732 N. Lincoln Ave.

Glunz Tavern


该店所在的空间由Louis Glunz I于1888年成立,自禁酒时期之前关闭后,整整空闲了90多年。现在,这里由他的孙女和曾孙打造成了一个拥有48个座位的酒吧。在这里你不仅可以享受到各种酒品,还有各种20世纪初的经典欧式菜肴。
地址:1202 N. Wells St. 

Hofbrauhaus Chicago

这家店是芝加哥首家打造巴伐利亚(Bavaria,又译为拜仁)啤酒屋式体验的餐厅酒吧,每天都有现场音乐、合唱及舞蹈相伴,仿佛是一场巨大的派对。这里的小型酿酒厂采用流传了400多年的配方,酿造最高品质的啤酒。建议品尝一下这里的Hefe Weizen及Oktoberfest啤酒。食物方面建议品尝德国炸肉排(Schnitzels)、香肠。
地址:5500 Park Place, Rosemont.

Laschet’s Inn

这家拥有40年历史的店面从起初的本土德国酒吧已经发展成了知名的德国文化圣地,吸引来自各地的客人前来享受德国美酒及美食。该店装潢充满欧洲风情,到处都是充满历史的摆设,非常有趣。
地址:2119 W. Irving Park Road. 

Mirabell Restaurant

这家餐厅的美食全部采用新鲜食材,最著名的要数Wiener Schnitzel以及其他各种德国传统美食。该店拥有两个用餐区,“Anita’s Retreat”气氛非常温馨、舒适,墙上有大型的巴伐利亚乡村风景壁画;另一个是“Werner’s Lodge”,供人们聚餐、闲聊,墙上还有大型电视。
地址:3454 W. Addison St. 

Prost!

该店位于林肯公园区热闹地带,店内拥有大长桌及长椅,充满德国餐厅及啤酒屋的感觉。这里除了从德国进口的啤酒之外,还有正宗德国美食相伴。德国炸肉排,德国酸菜(Sauerkraut)及香肠保证让你在喝酒的同时也不会饿肚子。
地址:2566 N. Lincoln Ave. 

文 / Yu Long
编辑 / Muhua Zhou